广东网,新东网,广东资讯网,广东在线,广东都市网,广东都市,广东视窗

栏目导航

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广东都市 >

广东都市

以案说法:暴力行为+性行为≠强奸罪

发布日期:2020-08-02 20:52   来源:未知   阅读:

强奸是一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威胁或伤害等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行为的一种犯罪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 (五)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诚然,强奸与暴力行为是密不可分的,强奸前或强奸过程中犯罪分子大都会对受害人进行捆绑、殴打或使用管制刀具、电击棒等进行威胁,压迫被害人反抗意志后进行性行为。但是有暴力行为+性行为是否就等于强奸罪,笔者认为不尽然。下面笔者就通过办理过的一起涉嫌强奸罪的案件与大家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以下内容中人物均为化名)

2018年8月22日,丁某因涉嫌强奸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笔者前往会见时因看守所排期已满,只能先行前往公安机关了解 情况。通过公安机关案件的承办人了解到,2018年8月22日凌晨,报案人谢某前往公安机关现场报案,称被丁某殴打要求公安机关介入处理。经公安机关讯问后认为,丁某在殴打谢某后与其发生过性关系,涉嫌强奸且系公诉案件,应当主动介入处理,随即公安机关以丁某涉嫌强奸罪立案侦查。笔者认为事态很严重,必须立即会见丁某了解案情,为了能够及时会见,笔者第二天早上5:30即前往看守所排队以期能够第一时间会见丁某。

功夫没有白费,通过会见丁某了解到了案件的另一种说法:2018年7月下旬,丁某与谢某在共同朋友的宴会上相识,相识一周后,在丁某的生日宴会上,丁某向谢某表白双方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在此期间双方曾多次前往酒店开房发生性关系。2018年8月21日中午,谢某认为双方性格不和要求分手,丁某不允,双方遂共同前往酒店进行协商。在协商过程中双方发生口角,丁某与谢某进行互殴。8月21日下午(约18:00),双方气消后携手前往附近餐馆就餐,餐后(约20:00)返回酒店,返回酒店后发生性关系。当日23:00谢某因丁某只顾刷抖音冷落她的问题又发生争执继而进行互殴,谢某力量不及丁某,在互殴过程中落于下风,被丁某殴打致轻微伤。8月22日凌晨0:15,谢某独自离开酒店前往公安机关报案。8月22日10:00,丁某在酒店被公安机关抓获并以涉嫌强奸罪刑事拘留。

通过综合分析所了解到的情况,笔者认为丁某的行为可能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但其行为不构成犯罪,更不可能构成强奸罪。笔者立即撰写了取保候审申请,递交给了公安机关的承办人员。承办人接到申请后明确的告知,因为丁某在发生性关系前有殴打的行为,他们认为暴力行为与双方之间的性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暴力行为加上发生性关系就等于强奸罪。果然,申请递交的第三天,公安机关作出了不予取保候审的决定。

用钩刺铁丝围栏

现阶段要尽早的帮助丁某获取自由,只能寄希望于检察机关不予批准逮捕。因为案件的事实很简单,公安机关很快便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笔者在了解到情况后第一时间与检察机关承办人取得了联系,并递交了不予批准逮捕的意见书和丁某要求当面陈述的申请,同时把了解到的情况和丁某陈述告知了承办人,避免承办人先入为主进行有罪推定。笔者一方面在联系检察机关,另一方面也与家属保持沟通,在与家属的通话中笔者了解到,谢某现在也很纠结,一方面她根本就不想追究丁某的强奸罪,一方面她又害怕改变证言而被公安机关追究诬告陷害的责任。笔者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被害人的主观认知对于是否构成强奸罪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笔者又不能直接与谢某联系。于是笔者再次前往检察机关告知了检察官相关情况,承办检察官认为这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内容,于是通知谢某前往检察机关并对其进行了询问。

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第四天,检察机关以情节轻微、危害不大,不构成犯罪为由不予批准逮捕。为当事人争取了自由笔者确实很高兴,但是对于丁某殴打女性的行为笔者是不赞同甚至是不齿的,所以笔者一改往日的传统,没有前往看守所接丁某出来。不出所料的是,丁某出看守所还没来得及欢呼就被公安机关以故意伤害行政拘留10日,送进了隔壁的拘留所。

Power by DedeCms